echo.

最近在上雅思,早上去罗森买汽水,结果两天没喝完就气漏光啦,听日摇摇到一首苏打汽水,它让我趁汽水气泡丧失前要快快快啊。


要快点丢掉咧。


所有的再见果然不是自己说出来,而是不吭声的时候突然触电般想起,啊我已经忘记那些某某与某某某了啊。


夏天总是漫长而又黏腻并且空闲的发慌,哪怕在成年的当口日益隐痛且挣扎,也会有这么这么多的时间喝汽水打游戏无所事事,然后就会又生误入歧途的念头。


“你为什么要逃跑啊?”当然是为了保护自己啊,七月初从热血少年身上才学来的“你被允许伤害我了”我还是用不来,我只能在新的际遇里一点点摸索着喜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,会带来什么,那以前的是什么,但每次只要一触碰...

真的再见了。

我今天才和朋友说,我不喜欢猛烈的快乐和瞬间爆发的悲伤,而是平缓的沉默,所以还是以平缓的沉默来说再见。

每次要和你说点什么都不能冠冕堂皇,有理有据,而是非常的糟糕。

只要一粘上关于你的事情就会很糟糕,因为我在意,但你不在意,很无趣的死循环。

没有人笑我,但我却觉得他们都在心里笑我。

这就是问题所在了,我没有爱的天赋,又不能完全摒弃,但现在开始是真的不会了。

青春期已经过了赏味期了。

到此为止了,你会是很好的人的,虽然我想不通我该如何说出你是个很好的人,但对你来说更重要的是你会成为更好的人,这是一个与我无关的事情。

走啦。

海浪击打着黑礁石,坚硬分明的是轮廓,温暖透亮的是阳光投入的璀璨。

在终结前要极度狂欢,把所有的可能的不可能的都催化成满腔爱意。

我要把所有的晦涩不明和克制虚无化成浓浓的爱意。

我要满城热恋。

替朝哥代发(。)
顺便提前祝贺俞哥和朝哥开学。
军训女孩等你们(bu)

南禅真是……太棒了。

着迷于你眼睛 银河有迹可循

棕色的鬈发,棕色的眉毛,闪亮的眼睛,笑起来微微颤动的棕色长睫毛,像是山林溪水间的一滴滴悄然坠落的蜂蜜,是舌尖自然反应的甘甜感,是让人勾起嘴角想要张开双臂去拥抱未来那个缤纷七月的蜜罐先生。
一波并不太优质的吹quq 自娱自乐了。

是我的小精灵桑(๑•̀ω•́๑)

1 / 4

echo.

中二少女欢乐多。

© echo. | Powered by LOFTER